影视

影视文化投资分化进行时

早春时节,对于影视文化投资来说,走过春节期间轰轰烈烈的登台竞技后,应该是一个培育新项目、投资新项目的时间。但是对于很多影视文化投资方而言,行业的“马太效应”越来越明显,资金雄厚、专业管理的机构常青不倒,而跟随者们,则面临着行业的红海效应越来越明显的局面。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对部分资金和投资方来说,缩减与退出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热闹是他们的”

3月中旬的上海,天气还是忽冷忽热。对于影视文化投资人秦峰(化名)来说,这样的时节,对寒意的感触多于暖意。2015年初跟随朋友进入影视文化投资圈,征战四年多,却可能要面临一个艰难抉择:是进还是退?

进有进的理由。2019年春节档的火爆并不遥远,行业的赚钱效应“振聋发聩”,参演变投资、赚得盆满钵满的“英雄事迹”召唤着一批又一批的人。同时,政策上的春风吹动,无论是国家层面的引导政策还是地方的优惠措施,再加上各地如雨后春笋般的影视文化创业园区等,都让这一行业的从业人员振奋。

退有退的心思。“热闹是他们的。”秦峰显得无奈、落寞,“行业的‘马太效应’已经非常明显。会玩的、玩得起的或者是胆子大的能成功,留给其他人的空间不多”。

观察近年来真正在影视文化领域斩获丰厚的,基本多是资金雄厚、专业管理的机构,哪怕是明星转型投资,也是要懂行且能拉来资金。像几年前的行业“黑马”越来越难以出头。

回顾2018年的影视文化投资领域,大事不少: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以78亿元战略投资万达电影;腾讯以33亿元成为新丽传媒第二大股东,然后将资产转让给旗下的阅文集团;港股欢喜传媒拿到来自猫眼9.5亿港元的融资;华人文化完成近100亿元融资,该轮融资由万科与阿里、腾讯领投等。

但是秦峰回顾自己的投资经历,则无奈发现,多是些小制作电影电视剧,题材老套、演员阵容较弱,即便是这样,投资规模却不一定小,需要四处沟通“打点”的关系也不少。“几个项目下来,认识了一批人,学会了一些套路,认清行业的状态,也更是认清自己的能力。大概率我会退。”秦峰为自己做了一句“结束语”。

行业加速洗牌

客观来说,秦峰的决定不能说是错误的。当前,即便是看行业相对头部的力量——上市公司系的影视投资机构,也是参差不齐,部分机构遭遇市场困境后,不得不“鸣金收兵”。日前,在*ST圣莱2018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,关于今后对影视行业的布局,公司董事长符永利表示,由于影视投资业务周期长,投资风险巨大,公司自2018年起已经不再对影视文化进行新的投资,原有的投资项目也在整合与缩减投资规模。

另外,华谊兄弟、开心麻花等行业标杆的处境,也在发生不小的变化。观察这些公司的处境,有作品失利引发资本困局的,陈旧的套路遭遇变化中的观众,票房的失利,继而引发紧绷的资本链条承压;还有的是资本的运作遭遇资本的“烦恼”,进而影响作品的产出等。行业整体更趋复杂的环境下,众人都需要寻求破解之道。

与此同时,互联网巨头的锋芒凌厉。今年1月24日,华谊兄弟宣布与阿里影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约定在华谊兄弟主控影视项目、艺人发展、衍生品开发、营销服务等领域建立全方位的业务合作关系。同时,阿里影业拟向华谊兄弟提供7亿元借款,借款期限为五年。而在此之前,阿里已经战略投资华谊兄弟和光线影业,成为万达电影第二大股东以及在博纳影业申请IPO前夕入股等。

“行业洗牌的程度和最终形成的局面可能会超出很多人的想象,最终谁会赢了全局不得而知,不过目前看雄厚的资本依然在跑步前进。”秦峰补充道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